当前位置:xmfq.cn搞笑老师你好
老师你好
2022-09-18

路遇乞讨者

这天傍晚,县广播电视台记者刘文风吃过晚饭,带着儿子小鹏去附近的超市。走到超市的小广场,便看到那里围了好多人。

刘文风走近一瞧,原来是一个三十左右的男人坐在一条小马扎上,怀里还抱了个四五岁的小女孩,在他们面前铺着一张白纸,上面写着几行毛笔字。因为隔着好几层围观的人墙,刘文风看不清上面写了些什么,但他觉得有些奇怪,这几年假借乞讨者骗钱的事,大家早已熟视无睹。今天为什么有这么多人围观呢?

正想着,忽然听见旁边有个中年妇女幽幽叹了口气,道:“他们父女俩真的好可怜,这做爸爸的还是个老师哩!”

骗子水平越来越高了,竟扮老师在这里行乞,难怪有这么多好奇的人围观。刘文风拉着小鹏挤到前面,才看清纸上的字。

白纸上的毛笔字就像这个男人怀里的小女孩一样清秀:我是一名来自贫困山区的代课老师,我爱人今年春天不辞而别跟别人来到贵地打工,学校刚放暑假我便带女儿寻找妈妈来了,可是现在我们身无分文,仍然没有找到她。恳请好心人施舍,为我们父女凑齐八百元回家路费。好人一生平安。

看到这些,刘文风不禁鼻子一酸。因为他以前在乡下也干过三年代课老师,每月拿着不到正式教师三分之一的工资,上的课却也十分多。虽然教学成绩优秀,但从来没拿过一分钱的奖金。好在几年前,自己通过努力,考进了县广播电视台当上了一名新闻记者,总算从困境中走了出来……

刘文风想帮帮这位“同病相怜”的外地代课老师,但他又怕上当。虽然这男人还在白纸旁摆着身份证和代课教师证明,但这年头招摇撞骗的人实在太多了。于是刘文风咳了一声,问那一直低着头的男人:“这位老师,请问你在学校里代什么课呀?既然你是有单位的,在外面碰到了难处为什么不打个电话回去向学校领导求助?”

男人这才抬起头,满脸涨红地回答:“上学期我在学校教初一年级三个班的数学,下学期我跟班教初二。不瞒你说,我们父女这回出来的大部分路费都是我们校长和几位好心的同事赞助的,现在我哪还好意思再向他们张口要钱呀!”说完又低下了头。

真是巧了!儿子小鹏今天做暑假作业有几道题不会做,刘文风特地去请教了他的一位老同学,解题方法就在身上带着。这下正好可以测试一下这个人。刘文风赶紧把题目拿出来,然后递给男人道:“这位老师,我儿子刚上完初中一年级,这里有几道题他不会做,请你帮忙找个解题方向好吗?”

男人听了两眼一亮,当即接过纸条,把小女孩放在身旁,然后掏出笔,看了看纸上的题目,就低头刷刷地写了起来。

不到三分钟,男人就把数学题的解析方法写好了,信心十足地递给刘文风道:“这几道题不算太难,关键是解析方向。”

刘文风向他道了谢,然后掏出一张十元钞票塞在了对方手里。男人连声感谢道:“谢谢、谢谢!明后天晚上我可能还在这里,你儿子要有什么不懂的,只管让他来问我……”

看到这一幕,一些原本心存质疑的围观者也纷纷伸出援助之手,把一枚枚硬币投进了男人面前的小铁碗里。

众人施援手

这天晚上,刘文风躺在床上辗转返侧,爱人半夜醒过来问他有什么心事,他笑了笑说:“这回我一定要帮那代课老师一把!”

第二天刘文风就扛着摄像机,找到那个带着小女孩行乞的代课老师。那男人吓得赶紧低下头道:“大哥,求求你,给我留点脸面,别拍我好吗?要不是走投无路了,我也不会带着女儿向好心人乞讨路费呀!”

刘文风赶紧解释道:“老师,你误会了,我以前也当过代课老师,所以我一定要帮你的忙。”说着掏出八百元,“你现在就可以回家。但我想你先缓缓,我把你带着女儿来这里寻找爱人的事儿放上电视新闻,你爱人看到后,一定会打电话给我们,然后与你们父女取得联系的……”

那男人听了,才决定配合采访。他告诉刘文风:他叫徐小根,他的爱人方细妹因不满自己是个代课老师,觉得生活太苦,竟离家外出打工。后来徐小根从岳父母家得知细妹的打工地,就利用暑假,不远千里来这里寻找。可是一星期过去了,徐小根抱着女儿兰兰找遍开发区所有的工厂,但仍然没找到他爱人方细妹……

拍摄采访结束后,刘文风又主动提出让徐小根老师带着女儿兰兰搬到他们家闲置的车库去住,还说来这之前,他已经同小区十几位初一年级学生的家长谈好了,也到教育部门备了案,明天上午就请徐小根为他们的孩子补习数学,每人每天交十元钱。这样,许老师可以一边教书,一边找爱人,住宿和生活费的问题都解决了。

徐小根不禁感激涕零。刘文风把他们父女俩带回了家,让爱人下了两碗热腾腾的水饺。等他们吃完后,又搬出了以前睡的木板床、床单、床垫和一些生活用品,然后把他们送到底楼的车库里过夜。

第二天一大早,刘文风又借来了十几副旧桌椅、一块黑板、两盒粉笔,上午八点钟,一个临时的数学补习班就算开张了。刘文风又扛着摄影机,拍下了徐小根为十几名学生上课的场景。

当天晚上,这些镜头就上了县电视台的晚间新闻。县电视台领导们还答应,这则新闻还将在黄金时段循环播放一周。

又过去了一个星期,代课老师徐小根已在县城家喻户晓,但刘文风和电视台的值班人员却没有接到徐小根爱人方细妹打来的电话。

倒有不少初一年级学生的家长,纷纷打来电话要求让儿女进这个特别补习班。只可惜,车库里已放不下多余的桌椅了……

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不少日子过去了,方细妹一直杳无音讯。徐小根怀疑她早已离开此地,不然她又怎么狠得下心来不见他们父女俩呢?他决定再教一个星期,就带着兰兰回陕西榆林老家。

在平时的聊天中,刘文风知道方细妹嫌丈夫每月才九百元工资,她要丈夫和自己一起去外地打工。但徐小根舍不得他的学生,方细妹一怒之下不辞而别的。

徐小根的教学水平,刘文风看在眼里,很想劝他留下,于是说道:“依我看,你爱人出来打工,打电话告诉了家里,目的就是想让你找到她,然后跟她在这里一起打工挣钱。我敢肯定,过了9月1号,她一定会主动来找你们父女俩的。”

徐小根点头同意刘文风的分析,他知道,过了9月1日,学校就开学了。徐小根为难地说:“可是,9月1日之前我必须赶回老家,因为那里还有两百多名学生,他们都等着我去给他们上课哩……”

刘文风一时说不出话来。

老师快回来

几天后的一个上午,刘文风忽然抱着一沓考卷走进了车库。他对徐小根说:“他有个朋友,是一所私立中学的校长,他的数学老师出了一份试卷,我想检验一下你这些天以来的教学成果怎么样……”

徐小根将考卷发给学生。一个半小时后,这场突击考试结束了。刘文风抱走了所有考卷,说要拿回去请那位出卷的老师亲自批阅。

第二天上午,刘文风不但带回了批阅过的考卷,还带来了一位红光满面的中年男人。刘文风介绍说:“这就是我的朋友,私立中学的校长李先锋,昨天的考卷是他们初一数学提高班的考核试卷,他们的平均成绩是七十八分,而你们却达到了八十分,我们查过这十几个学生期末考试的成绩,他们的进步完全超过了我的预期。”

刘文风刚说完,李校长就上前握住徐小根的手,说:“徐老师,我一直在默默关注你,你的确是一位优秀的数学老师!我想聘请你来我们学校教初中数学,月薪三千元,解决住宿问题,教得好年底还有奖金!”

月薪三千,这比徐小根老家的正式教师工资高了许多呀!第一次得到这样的评价和认可,徐小根不禁感动得热泪盈眶。

但平静下来后,徐小根又面露难色道:“我很感谢刘大哥和李校长对我的赏识,但我还得打电话回去问问我们校长,如果他们能请到其他数学老师替代我,那我才能留下来。”

刘文风当即掏出手机递给他:“徐老师,你现在就打电话给你们学校的校长,我们李校长今天亲自登门,真的是求贤若渴呀!”

徐小根拨通了老家学校校长的电话,把自己来这里寻妻不遇以及刘文风好心相助的经过简单说了,最后才嗫嚅地道出李先锋校长要聘请他在这教学的事儿。

那边的校长一阵沉默后,才回他道:“我现在不能答复你,明天中午十二点你等我电话吧!”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刘文风又当起了说客,说:“徐老师,你爱你的学生我很敬佩,但在哪里教书不是教呀!我敢断定你爱人目前还在我们县城,只要我把你决定留在这里当老师的新闻播出去,你爱人很快就会出现在你们父女面前!

这条件真的是非常诱惑人,但徐小根却坚持道:“虽然我现在非常缺钱,但做人要讲诚信,我要等明天中午得到老校长的答复,才能最终决定是否留下来……”

第二天中午,刘文风把摄像机带来了,还请来了同事协助他拍摄。快到十二点钟时,李先锋校长也带着大红的聘请书赶来了。

十二点整,徐小根再次用刘文风的手机拨通了老家中学校长的电话。没想到,对方接到电话马上就提出,让徐小根赶紧去网吧,找一台有摄像头的电脑,说好多学生都想通过视频向他问好哩!

刘文风忽然有种预感,那个校长不简单,这一手太狠,看来徐小根不可能留在这里了!无奈之下,刘文风还是叫来李先锋校长,然后跑上楼取来了笔记本电脑,插上电源打开电脑加了徐小根记下的QQ号码。

五分钟后,视频连接上了。只见百十名衣着破旧的学生挤在那边的摄像头前,向这边的徐小根喊道:“徐老师,您快回来吧!我们想您!我们都离不开您!我们的爸爸、妈妈都说了,只要您回来教我们,他们愿意一起出钱给您加工资……”

徐小根的眼泪流出来了,好一会儿他才哽咽着回答:“同学们好!老师过两天就会回来,请代老师向你们的父母说声谢谢!”

刘文风和同事噙着眼泪拍下了这组镜头,李先锋校长轻轻拍了下徐小根的肩膀,叹息道:“徐老师,虽然知道留不住你,但我还想请你收下这本聘书,只要你哪天想回来,我们学校的大门随时为你敞开着!”

真的好想你

当晚,县电视台新闻节目即时播出了这段催人泪下的师生视频,好多观众都看得热泪盈眶。

节目快结束时,刘文风深情地呼唤:“我们多么希望方细妹能看到这段视频,更希望她能理解徐老师的追求。明天中午十一点半,徐老师就要带着女儿返回陕西榆林老家了,因为在那里还有两百多名求知若渴的学生等着他啊!请你一定要显身,哪怕只是来向你的爱人和女儿道个别……”

第二天中午十一点十分,刘文风、李校长,还有一些补习班的学生和家长们,一起把徐小根父女送到了长途汽车站。

徐小根放好行李后与大家一一话别,几个学生都拉着他的手,求他明年暑假再来为他们补习数学。

发车的时间快到了,但刘文风企盼的奇迹始终没有出现,他多想看到徐小根的爱人细妹能在这一刻突然出现,带给徐小根父女一份欣慰,也带给大家一个惊喜!

时间无情地流逝着,十一点半到了,司机关上了车门,徐小根把头探出窗外,噙着热泪向大家挥手告别。

就在这当口,刘文风的手机忽然响了,他刚按下接听键,里面就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哭喊声:“刘记者,我是徐小根的爱人细妹,我看到你们了……”

刘文风赶紧拦下了已经启动的汽车,向司机大喊一声:“快停车,还有人没上车哩!”

正喊着,一辆黑色的小轿车拦在了客车前,车门打开后,一个年轻的女人提着大包小包钻了出来,哭喊着:“兰兰,妈妈跟你们一起回家!”

谢天谢地,徐小根的爱人细妹总算在最后一刻赶到了!已听过刘文风解释的司机打开了车门,让细妹上了车。

看到他们一家三口久别重逢、抱头痛哭的场面,车上车下的人们都一齐鼓起掌来。车站领导得到消息后,也赶来表示祝贺,还特许这趟客车迟发十分钟。

细妹是饭店老板林超开车送过来的,他告诉大家:细妹已在他们饭店打工半年多了,手脚勤快的她现在已当上领班,每月工资加到了两千元。可最近一个月来,大家发现她的情绪很不稳定,老一个人躲在旁边偷偷抹眼泪。直到半小时前,林超才得知,她就是电视新闻里那位代课老师的爱人……

正说着,徐小根抱着女儿兰兰走下了车,细妹也跟了下来,一家三口一起向大家鞠躬道谢。当他们回到车上,又探出车窗使劲地向大伙挥手。汽车开远了,刘文风一帮送行的人还站在原地眺望。

半个月后,徐小根从老家打来长途电话,告诉刘文风,当地教委已经为他加了工资,而且还把细妹安排到学校食堂工作。

听着那边徐小根开心的语气,刘文风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你说这么优秀的一位数学老师,哪所私立学校不欢迎啊。沉默好久,他才回答道:“恭喜徐老师!祝你们一家平安快乐,日子越过越红火!更盼望明年暑假你能来我的车库继续为孩子们补习数学……”

说到这里,他的嗓音哽咽起来。电话那边,也传来了啜泣声……

本站唯一域名 wydclub.com。认准无忧岛网!认准wydclub.com